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中看守所:回首頁

:::

最後一次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8-6
  • 資料點閱次數:233

最後一次

匿名 互諒

  這是最後一次,我告訴我自己針頭像吸血魔鬼的尖嘴一般貪婪的刺進千瘡百孔的手臂,身旁的同伴早已在極樂異想世界中遨遊,我看了他一眼,一股熟悉的氣味撲鼻而來,我知道我也將向現實世界道別。我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全部起來!」,一連串大聲的吆喝伴隨吵雜的人聲,啊!警察來了,魔鬼的異想世界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而我知道我即將進入另一個冰冷的現實空間-監獄!

  有一種錯覺,這裡似乎更像是我的家,站在中央台點名的主管不就是上次出所時核對我資料的人嗎?重重的鐵門、滿牆的監視器、穿著馬甲的雜役,時而雜夾著無線電的通訊聲音,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熟悉的氣味,是汗臭味夾雜著從保溫箱出爐熱便當的味道,比起花壇的四合院,這裡的感覺更像是我的家。不!不是!這裡絕對不是我的家,內心奮力掙扎著,我突然開始想念媽媽。

  打從例行的抽血後心理就開始忐忑不安,明知道共用針頭甚至只共用稀釋水也是會傳染愛滋的,但是再怎樣地堅持,到了誘惑的最後關頭,自己習慣的欺騙自己,就像當初嘗試毒品時一樣,「不會的只試一次不會上癮的」,然而現在入獄就是蒙蔽自己的心靈的初步代價,而走上吸毒之路的「終極懲罰」就是內心深處潛藏的那個陰影,我會感染愛滋嗎?

  腦海中的經驗記憶猶新,進來獄中如果第一次抽血後再有人來叫你抽第二次血,那大概就跑不掉了。曾看過同學抽血回來時慘白的臉色,同房同學刻意保持距離的冷漠,不!我絕對不會感染愛滋、我不會那麼倒楣,不斷的安慰自己,或者可以說是欺騙自己,但是這次真的輪到我了2×××出房!舍房主管吆喝著,跟著主管的腳步穿過重重鐵門,我知道我即將前往衛生科。不敢問,深怕主管回答我意料中的那個答案,走進衛生科護理師拿出抽血工具時再度核對姓名,她說「依據第一次血液篩檢的結果,我們發現你感染了愛滋病毒所以必須再做第二次的複檢以便確定。」轟!腦袋突然間一片空白,接下來她說什麼我已經聽不到了,我只想到我的人生完了,我感染了不治之症,老天爺怎麼這樣殘忍,為什麼不給我一次機會,心中無盡的懊悔、怨恨,為什麼?

  來到衛舍HIV隔離房已有一段時日,或許是同病相憐吧,舍房裡的氣氛格外的和樂而融洽。在這裡我們獲得非常妥善的照顧,每週定期有感染科的醫師前來為我們診斷,由於我的病毒數不高所以還不需服藥,依據衛生所防疫人員的說明,只要每天保持運動讓身體的免疫力提高,存活十年以上並非難事,加上「露德之家」義工的開導與鼓勵,對未來又再度燃起一線希望。距離刑滿的日子越來越近了,而我的心卻越來越惶恐不安。並不是擔心自己的病症,畢竟深入了解愛滋病後就能發現它並不如人們想像的那樣的恐怖,例如:與愛滋病患共餐、使用同一廁所、衣服一起洗… 等一般生活的接觸或者蚊蟲叮咬、擁抱甚至接吻是不會傳染愛滋的。然而社會大眾對愛滋的恐懼卻遠遠超過它實際的殺傷力。家人能夠繼續接受我嗎?朋友還有人願意與我相處嗎?我能找的到工作嗎?我擔心自己再度成為社會的邊緣人,在走投無路之下再度走上吸毒這條路,不! 我絕對不願意再度沉淪於毒品。不! 我絕對不讓自己成為愛滋病毒傳染的媒介,自己的不幸不可讓別人也跟著承擔。

  是的! 我曾怨恨過,怨恨這世界為什麼要有毒品的存在,怨恨老天爺為甚麼不給我一次機會,更怨恨那個感染了愛滋卻又與人分享針頭的人。然而經過這段時間受到許許多多志工老師、所內長官的鼓勵與開導,我不再怨恨了而且我終於了解上天永遠是願意給人機會的,即使感染了愛滋病毒,只要你願意,你至少還有十年以上的日子好活。比起在監所與社會之間進進出出茫然到老死,活出一個有意義而精采的十年要值得多了。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是的! 「愛滋病帶原者」是一個沉重的標籤,但是承擔這樣的標籤卻是自己過去行為必然的結果,不管家人、朋友能否再度接受一個感染愛滋病毒的我,我必須為自己承擔起責任,因為這是老天爺給的最後一次機會,不久的將來我即將走出中所大門,我在心中為自己許下承諾,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