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臺中看守所:回首頁

:::

我讀阿嬤的小孩有感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8-6
  • 資料點閱次數:220

我讀阿嬤的小孩有感

女少觀 可樂

  在台灣西南部的一個偏僻漁村裡,有一對祖孫,這對祖孫阿嬤叫寶惜,孫子叫小龍。阿嬤因為在4歲時被爆彈波及到,因此喪失了說 話功能,耳朵只能微微的聽到聲音,眼睛所能看到的東西也只能呈紅色,沒別的顏色。而小龍在媽媽的肚子裡時、(也就是阿嬤的兒子-林正男。)躲避警方的圍捕而跳水逃走,因而淹死。半年後就被媽媽抱去找阿嬤,那時的小龍還是個 未滿月的小男嬰,阿嬤二話不說,就把孩子抱過來扶養,狠心的媽媽拋棄還在襁褓中的他,再也沒有回來看過小龍囉。

  在那個小漁村裡,小龍是出名的小流氓,他會偷東西,是因為想給阿嬤吃好一點,他會想出報復手段,是因為他的同儕都欺負他,他的一個青梅竹馬-秋蓮。秋蓮今年8歲,跟小龍一樣還沒上學。其實小龍本性很善良,只是他為保護阿嬤和自己,不得不做出讓大家都懼怕而且討厭的行為。

  有一天,小龍家來一個社工-李美琴。她幫助了小龍與秋蓮去上學,也幫助阿嬤去治療「烏腳病。」但是過沒多久,這一切的一切都變了調,秋蓮的媽 (秋蓮4歲就被媽媽送到漁村的阿伯家。)從日本回來要接走秋蓮,在離開的那一天,小龍跑到北門公路(現今的國光客運。)兩、三百公尺外的一處蚵殼製場,想跟秋蓮說再見,而李美琴為了叫小龍回去,竟在途中被大卡車撞死了。而半年後阿嬤也因為得了敗血症去世,留下小龍一個人。上進的小龍並沒有放棄自己,反而更加努力學習烹調技術,果然三十六年後,秋蓮和小龍相聚,而小龍也成為一個享譽國際的金牌大廚師,而秋蓮已是一個孩子的媽的高中老師。

  阿嬤,總是最疼孫子的長輩,在鄉下最常見的,就是年邁的阿嬤帶著年幼的孫子,或在廟口嘻戲,在路上散步,或在自家門前耐心地一湯匙、一湯匙的餵著亂跑的孫子吃晚飯。

  我是被阿嬤一口菜、一口飯、一把屎、一把尿拉拔長大的孩子,不管我多大,我總是黏著阿嬤不放,如果要把我從阿嬤身邊帶走,我可會哭鬧不休,然而,現在的我已經不曾賴在阿嬤的身邊,而阿嬤的眼神自從我不在後,就變得很落寞,孤寂,空洞,已經不再像我黏著他時的幸福洋溢的表情。

  阿嬤,不只是一個稱謂而已。對很多人而言,那是一聲心靈深處的呼喚,可喚起已塵封多時,甚至遺忘許久的甜蜜回憶。----------可樂於思念的午后。

回頁首